当前位置:首 页 >> 理论研究 >> 稿件
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交响乐哲学”——纪念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70周年
作者:王俊华 刘 晖 程洪猛 日期:2018.05.03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得到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广泛响应与支持,这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得以形成与发展的历史起点。七十年来,中国共产党与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风雨同舟、通力合作,共同谱写了中国政党制度创新的“交响乐”华章。在2018年3月4日全国政协联组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为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是从中国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新型政党制度”。这一新型政党制度,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伟大政治创造,使得中华民族一贯倡导的天下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异等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代政治生活中焕发出勃勃生机。那么,中国新型政党制度,到底新在哪里呢?习近平总书记用三个“新”字作出精准概括。一言以蔽之,就是新型政党制度蕴含着丰富的“交响乐哲学”。

  一、“和谐”:中国新型政党制度实践乐章的协调性

  交响乐之美首先在于“和谐”。交响乐(Symphony)一词来自两个希腊单词“sym”和“phonla”,原意为“音与音之间和谐结合,一齐响”。在一首具体的交响乐作品中,不同的音乐要素各有其结构形式和音韵特点,各奏其乐、各发其声,但它们只有相互依存、相异相合地协奏交织在一起,来共同表达一份音乐情愫,才能把听众带入音乐的美好意境,才能展现出交响乐的强大感染力与震撼力。交响乐是一种具有奏鸣曲特点的乐种,其艺术魅力的基因与中国传统文化里的“和”具有内在的一致性,如《礼记·乐记》所载:“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说文》:“和,相应也”。《广雅》:“和,谐也”。《老子》:“音声相和”。《国语·周语下》:“乐从和”。因而,“和谐”既是交响乐的基本法则,也是乐曲演奏的理想效果。但是,这里的“和”又不是完全同一,而是在“异”基础上的“不同而和”。从哲学上来讲,这种“和谐”体现了多样性与一致性的辩证统一。

  “和谐”是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价值取向。在中国政党政治格局中,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也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代表着国家与民族的整体利益、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各民主党派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是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具有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进步性和代表不同利益群体的广泛性。由于历史使命、界别特色、组织制度、工作方式、话语特点等方面的差异性,中国共产党同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在利益表达、社会整合等方面的作用亦有所不同。但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参政党,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当事人,本着“和而不同”的价值取向,和谐共生、共存共荣,在追求人民幸福、民族振兴、国家富强的实践中结成了命运共同体,共同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不懈奋斗。

  二、“合作”:中国新型政党制度实践乐章的协同性

  交响乐演奏常被视为“人与人合作的典范”。在交响乐曲的演奏过程中,需要每位演奏者发挥特长,但发挥特长并不是为了击败团队中的其他演奏者,而是要在默契配合、协同合作中展现管弦乐器自身特有的音乐性质。只有与他人互动合作、协同演奏,以强大的音响力量、丰富的音乐变化和鲜明的节奏协同,使不同的音乐要素有机地叠加在一起,才能更好地实现整个音乐作品的音乐美感和艺术效果。交响乐的和谐之美正是通过庞大的演奏团队的协同合作而实现的。因而,是否具有合作思维以及协同合作水平的高低,是一场交响乐演奏能否成功的关键所在。

  合作是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鲜明特征。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合作是长期合作、互信合作、依法合作、全面合作。长期合作:抗日战争前后,随着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对国民党“安内攘外”政策和一党独裁的日益不满,中国共产党与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在救亡图存、争取民主中逐步走上多党合作的道路。这种合作并将贯穿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始终。互信合作:民主党派既不是在野党,也不是反对党,而是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中与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的亲密友党,是不忘多党合作初心、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着高度政治认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依法合作:自1949年9月《共同纲领》颁布以来,法律、党内法规等规范性文件多次强调“通力合作”。我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条例(试行)》规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全面合作: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通过“一个参加、三个参与”,即参加国家政权,参与重要方针政策、重要领导人选的协商,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参与国家方针政策、法律法规的制定和执行,来实现与中国共产党在政权上的合作和政治上的合作。

  三、“核心”:中国新型政党制度实践乐章的指挥者

  交响乐通常是由上百种乐器和乐手共同演奏并包含多个乐章的大型套曲。在乐曲结构宏大、乐队规模庞大的交响乐演奏中,需要一位乐队指挥来总揽全局、协调各方。所以,人们常把乐队指挥比作交响乐团的“心脏”和“灵魂人物”,他不仅是音乐作品的重要演奏者,而且是交响乐团这个集体的领导者。乐队指挥通过协调各种乐器和乐手的演奏速度、节奏、情感、音效等,来提升交响乐团的整体凝聚力,从而给人们带来美妙绝伦的音乐盛宴。乐队指挥在交响乐中的核心地位,体现为他对整首乐曲演奏节律及演奏效果的超强控制力,体现为他拥有激发团队每位成员最佳演奏潜能的责任担当。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精髓要义。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长期奋斗的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和实践逻辑的必然结果。中共中央“五一口号”发出后,在香港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于1948年5月5日联名响应并支持中国共产党对时局的分析和主张,认为这一“适合人民时势之要求”的号召,是“政治上的必须的途径”。6月9日,中国致公党发表《响应中共中央“五一”口号宣言》,宣称:“中共在中国革命艰苦而长期斗争中,贡献最大而又最英勇,为全国人民起了先导和模范作用,因此,这次新政协的召开,无疑我们得承认它是领导者和召集人”。1949年1月22日,李济深、沈钧儒、马叙伦、郭沫若等55名民主党派负责人和著名民主人士,明确宣告“愿在中共领导下,献其绵薄,贯彻始终,以冀中国人民民主革命之迅速成功,独立、自由、和平、幸福的新中国之早日实现”。这一历史事实说明,以“五一口号”的发布和响应为分水岭,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与中国共产党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历史性转变,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从早期的同情和倾向中国共产党,走上了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合作道路,为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形成与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当下,在中国这样一个历史悠久又处于社会转型期的超大型国家,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期和“两个百年目标”的交汇期,迫切需要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亦是发挥中国新型政党制度效能的根本保证。

  和谐、合作、核心,成为中国新型政党制度之“交响乐哲学”的关键词。中国新型政党制度就像交响乐曲一样,从来都不是单一音色的,而是多声部的协奏曲。这种从中国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新型政党制度,充分体现出和谐之美、合作之诚、核心之力,有效避免了旧式政党制度以斗争求生存、以小我换大我的传统思维。这部宏伟的交响乐曲,在960万平方公里的东方大地上演绎,不仅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注入源源不断的智慧和力量,同时也为当今世界“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了鲜活的中国方案,对人类政治文明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面对这样一部美妙的交响乐曲,高尚的人们,不但要静静地倾听,默默地感悟,还要在乐章间歇中站立起来,为之报以热烈的掌声。

  (作者系上海市社会主义学院教师)

【关闭窗口】